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五, 3月 04, 2005

有什麼好哭?

世紀
D08 明報 黎德怡
2005-03-04



世紀‧中大風雲




讀完《哭中大》一文後,又看了好幾篇討論中文大學「國際化」的文章,我一直在想,自己也曾在中大度過了幾個年頭,現在身為大學教育、文化界的人,是否要就自己的經驗及所見所聞發表一些意見。

當年入讀中大,是為了避過高考 (以及就個人而言那難以繼續忍受的中學生涯 ),也為其獨一無二的四年制課程。我一直都以為中文大學是一間比較注重中國文化傳統的大學,而中國文化和英語兩者本身理應沒有抗衡矛盾的地方,從來沒有想到很多人---包括中大學生在內---也認為中大是一所「說中文的大學」,於是作為英文系學生的我在入學之後,便發現自己不斷被輕視和「邊緣化」,「讀英文當然是進港大啦,怎麼會入中大?」「港大水準一定係高過中大!」如此不尊重和充滿偏見的話不絕於耳 。(當時真是惹得我「一殼眼淚」---縱然可以舉出來以作反擊的例子真的多不勝數! )在少用英文的環境下,大部分同學都極少跟外地來的交換生交流,有的思想變得很狹窄,沒有從不同文化中學習,言語之間流露出拒絕包容、甚至不屑的態度。還有一些極端的例子,是以不 (能善 )用英文為榮,但同時既鄙視、又崇拜英文能力高---特別是那些說帶有美國口音的人,這個可能是因為大部分交換生和外籍教授都是來自美國,於是他們就算從來沒有到過美國,也嘗試模仿那種口音……

當然,以上的觀察、感想全是根據自己一些年代「久遠」、日益模糊的記憶,我相信 (亦希望 )現在的學生已經不如以上所說般無知可笑。當然,大家都考慮到最切實的問題是,用英文講課是否不如用中文般能促進學習和提高興趣。我相信人基本上是懶惰的,用中文授課,學生易聽得明,以母語為中文的教授 (即使英文說得多棒 )又不用那麼「累」---當然,有時候要將英文名詞和概念譯作中文,也惹來某程度上的不便。在科大,經驗豐富的長輩和同事常說,用英文授的課,期末課程檢討得分,整體來說往往是相對地低 (低多少則很難去量度了 ),特別是水準參差兼學生人數眾多的選修課,這大概是自然不過的。然而我總覺得,學生常勸教授用中文上課,也是懶惰居多,而不是因為英文差勁---因為就我所見所聽回來的,是在堅持用英文授課之後,不同系別、學科有很多的課堂仍是笑聲不絕,很多母語為中文的教授仍被學生形容為「風趣生鬼」,如果學生能力真的不夠,又如何能樂在其中!當英文授課成了習慣之後,不但不會保留不住中文文化,還會因為多了外籍學生上課交流,因而重新認識自己的文化。我所認識的教授都是出慣學術會議和其他大場面的,不會介意用英文上課;如果到了今時今日,仍舊有人埋怨人家用英文「撻」他的話,用英文教學正好可以避免這些負面狹窄的思想擴大蔓延。

國際化──無論背後最終最「真」的原因是什麼,在形象上在實質上,給大學帶來的好處只會多於壞處。我仍然堅信,不應為哭而哭──根本沒有什麼好哭!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