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四, 2月 17, 2005

為何選派大批高校教師出國學習

TMP05
光明日報
2005-02-17

特邀嘉賓:
楊新育(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副秘書長)
  郭洪林(中國人民大學人事處處長)
  曾永(某高校在讀博士生)
專欄記者:王慶環

本期策劃:王保純汪大勇


加大規模意在強化人才建設

記者:今年我國為何大幅增加高校教師公派出國留學的名額?

楊新育:主要還是貫徹落實全國人才工作會議的精神。按照國務院《2003-2007年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04年教育部制定了高等學校“高層次創造性人才計劃”,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大規模選派高校教師出國研修深造。

記者:派教師出國深造對於高校的人才建設,意義究竟有多大?

楊新育:事實證明,派教師出國深造是一個提高教學和科研水平的重要途徑。據2002年針對百所高校進行的調查顯示,76%的院士、55%的45歲以上的博士生導師、58%的45歲以下的博士生導師有出國留學的經歷,他們在跟蹤國際前沿、競爭科研經費、國際交往上的能力明顯強於沒有留學經歷的教師,成為能夠與國際學術界進行對話的新一代學術群體。他們使我國幾乎所有學科的知識得到了更新,創立了一批在我國曾是空白的學科,引進了大批新教材及新的教學方法,對高校的人才培養產生了重大影響。另外,經過他們的努力,我國的一些學科研究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

郭洪林:有留學經歷的教師在很多學校並不佔多數,中國人民大學1400名教職工中留學歸來者還不到30%。20多年來,我們的人才積累逐步增多,新型人才不斷湧現,學科的發展又非常快,老師面臨著激烈競爭,這種情況下,教師出國研修,或是在國內進行國際培訓,可以幫助他們適應變化了的環境,更好地規劃自己的職業生涯。

我們還應該看到,現在高等教育的競爭已國際化了。我們要站在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積極參與國際競爭的高度來認識教師出國深造,這對提高他們的國際性很有意義,而國際性將在他們的能力中佔有越來越重的分量。

讓更多的青年骨幹教師出國深造

郭洪林:雖然《青年骨幹教師出國研修項目》只是2005年國家留學基金資助的四大類中(國家留學基金全額資助項目、與有關國家互換獎學金項目、專項出國留學項目、與國外有關機構合作項目)專項出國留學項目下的一個子項目,但其資助的名額高達5000人。而且,這個項目也明確了青年骨幹教師是重頭,這對高校的發展很有意義。

楊新育:在《2003-2007年教育振興行動計劃》中,我們看到與前一階段強調大學的硬件建設不同,現在更強調的是師資隊伍和後備師資隊伍的培養。與這種精神相吻合,《青年骨幹教師出國研修項目》的選派工作強調讓更多的高校青年骨幹教師能到國外深造。

記者:1:1配套,需要學校出一部分資金,對此,學校願意承擔嗎?

郭洪林:我們很歡迎。現在高校都非常重視教師的國際培訓,中國人民大學每年都要為此拿出一大筆資金。校領導多次強調:留學不是可去可不去的事,而是必須去。雖然1:1,學校要出配套資金,但畢竟還從基金委那兒得到每年200萬元的資金支持,對學校擴大派出規模很有幫助。另外,與以前不同,在人選問題上,學校可以結合自己師資隊伍建設的情況和學校人才培養的中長期規劃進行選拔,讓學校有了自主權。

曾永:能詳細談談提供國際旅費嗎?

楊新育:這主要是針對那些已申請到國外資助的教師。以前,這種形式學校大部分按自費留學對待,教師在校內的工資職稱等會受到一定影響,挫傷了教師申請國外資助的積極性。現在我們為他們提供國際旅費的資助,學校也就把這部分人納入到公派留學的範圍中,保留他們的相關待遇,提高了他們的積極性。

曾永:是不是只要自己找到資助,就可獲得國際旅費呢?

楊新育:不是。和1:1配套一樣,獲得國際旅費的人選也要通過學校的推薦和專家委員會的評審,最後由留學基金委審核後予以錄取。1:1配套和國際旅費首先由各高校在計劃落實、人員落實、配套資金落實的情況下向留學基金委提出申請,擬由國外資助的項目,要同時提交合作協議和對方邀請信複印件。留學基金委根據有關院校人才培養的實際需要及配套資金投入情況擬定各校的配套資助規模,併採取與學校簽訂協議的方式具體實施。

今年繼續資助七大學科


記者:今年公派人員的規模加大了,在選派學科上有沒有變化?

楊新育:公派是國家出的錢,就要體現國家利益。留學基金委的工作是和國家的人才工程緊密結合起來的。在學科上,我們仍側重於國家急需發展的學科,在人員上,我們要選派國家最需要培養的人。因此今年我們將繼續重點資助七大學科、專業領域,即:通信與信息技術、農業高新技術、生命科學與人口健康、材料科學與新材料、能源與環境、工程科學、應用社會科學與WTO相關學科。當然,我們也繼續鼓勵併支持其他學科領域的人員申報國家留學基金。

曾永:公派的引導性非常強。我的一些同學走的是自費留學這條路,但他們在選擇學科的時候,會參照公派的學科,因為這些學科的人才是目前國家最需要的。

楊新育:是的。雖然公派留學在人數上無法和自費留學相比,例如2004年出國留學的人員約為14萬人,其中只有3987人是公派。但是公派仍是主流,是導向。

記者:我還注意到幾個公派項目主要支持與國外相應機構開展實質性合作的院校,重點支持與國外著名大學開展強強合作和強項合作的學校。

郭洪林:應該強調國際一流,國家花了那麼多的錢,就是要把國際上最先進的東西學回來,這也是國家利益的體現。另外,我們在強調公派留學人員“向別人學一流”的同時,也要鼓勵他們在國際上推介中國的成果,這還是國家利益的體現。尤其對於像中國人民大學這樣的人文社會科學院校來講,希望通過國際培訓,培養出能夠在東西方文化交流上自由漫步的人才,他們既能通過研究、吸收和借鑒國際上的先進經驗、先進方法,同時,也能把我們的優秀成果帶到國際上,畢竟,世界希望瞭解中國。

記者:目前公派留學者回歸情況如何?

楊新育:自1996年以來,已達到了平均回歸率96%。截止到2004年9月,回歸者佔當年應回歸人數的99%。

記者:請簡單談談《“長江學者和創新團隊發展計劃”及“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入選者出國研修項目》。

楊新育:這個項目是在國家留學基金資助出國留學“高級研究學者”、“訪問學者”項目選派計劃中,每年擇優資助300名創新團隊成員(含“長江學者”梯隊成員)及“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入選者赴國外高水平大學或科研機構從事合作研究。選派類別主要為高級研究學者,同時也會選派少量訪問學者,其選拔採取“個人申請、單位推薦、專家評審、留學基金委根據高層次創造性人才計劃及國家公派留學年度選派計劃進行宏觀調節”的辦法。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