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五, 2月 25, 2005

政治鬥爭攪亂教學語言

大公評論A18
大公報
張志剛2005-02-25
港事 港心

在香港現時的政治生態下,最大的問題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不是為了原則或重要理據而反對。當然,在自由社會,任何人都有權提出反對,但不是根據原則和理據的反對,那只成為一種政治鬥爭手段。

就以教學語言為例,初中學生的教學語言政策和中文大學計劃招收更多非本土學生,並要求參與計劃的學系提供足夠英語授課的課程,兩件事件同時受到批評和反對。這兩件事件同時發生就出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建議使用多些中文或英文都有人反對,這叫主事人應如何自處?

這兩件事件還有一個更有趣的地方,那是反對的人也很難自圓其說。香港是個普遍使用中文的社會,絕大部分香港人是在中文語言環境下長大的,英文只能在課堂學習。最自然的發展,就是越低年級,就應該用越多母語作為學習媒介。及至經過足夠的英語語文訓練之後,學生就可以接受雙語甚至英語教學,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邏輯推理和自然發展的現象。但現時的反對聲音正好相反。初中學生主流以母語教學有人反對,完成了七年中學課程的大學生採用較多英語授課又有人反對。社會對重大問題缺乏共識的程度,在這事件中表露無遺。

增英語課合情合理

要達致社會共識,首先要陳述社會的共同利益,然後再以事實和道理來分析。香港的現實就是沒有英語的社會環境,小六學生經過六年的英語學習,在英文文法和英文用語方面只在初級階段。除了小部分學生因為家庭提供較佳的英語學習環境,或者學生本人資質特佳,又或者勤奮過人,以一般小六學生的英語水平,根本不能以英語作為學習其他學科的教學語言,就算不做專業研究,只須實地觀察已經可以得出答案。

但中文大學教學語言的爭端又是另一個不同的故事。中大校方準備在本土學生學額以外,增收海外學生。其實現時中大本身已經有交換生計劃,而課程也以實際情況來決定以中文還是英文授課,但如果日後非本土學生大增,在開課時才決定以何種語言授課就會產生不必要的混亂。所以中大校方提出一套行政安排,首先讓學系選擇是否參與國際招生計劃,如參與計劃,就可以獲得足以支付新增學額營運開支的撥款,但參與學系必須提供足夠給予非本土學生修讀的英語授課課程,否則外來學生根本無法聽懂以中文 (其實主要是廣東話) 授課的課程;而臨時決定授課語言的彈性做法也不合適,甚至帶來混亂。這其實是合情合理,也是非常民主的做法。

亂擺政治架勢難雙贏

國際化的計劃由校方提出,但也要學系支持,如果學系不支持,根本不能成事。要達致國際化的目標,就要作出一點安排,甚至是妥協。學系開出足夠給外來學生修讀的課程之後,其餘可以沿用以前的彈性安排來決定授課語言,仍然會有相當數量的課程會以中文或廣東話進行。如果學系無法有充足的外語課程安排,那就不參與國際招生的計劃,一切授課如常,如果學系認為學科不宜以英語教授,那一樣可以我行我素,但卻不必拉其他學系的後腿。各有各的發展,各有各的路向,這又有何不可?

至於學生的能力,中大招收新生的標準是中英及格,而實際上獲取錄的學生在中英文都會取得理想的成績,所以中大才可以實施雙語教學,獲中大取錄的學生,基本上是可以適應中文或英文講授課程的。他們的英文水平,根本不可能和只學過英文皮毛的小六學生相提並論。就算國際招生計劃全速推行而令到一部分必修課目必須以英語進行授課,也不違雙語教學的政策與傳統。就算帶來一些不便,由國際化帶來的好處,師生多做一點準備工夫就可以應付過去,那又何必小題大做。口誅筆伐之餘,更要歪曲事實,又或者作出極之嚴重的指控,這對中文大學的發展,甚至整個香港高等教育的發展,又有何益處?

近年香港政治鬥爭的風氣正吹入校園,凡事不是以溝通以明白事實的真相,而是尋找戰機、製造矛盾。更不是為達成共識而去講道理。一旦擺成了政治鬥爭之勢,那就只有勝負又或者雙輸。在現時的政治生態中,雙贏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