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六, 2月 19, 2005

中文大學只是廣東話大學﹖

譚天媚
亞洲週刊2005年2月17日十九卷九期

香港中文大學爆發學生抗議校方提出要以英語授課的風波,但各方忽視當前中大的「中文」教學語言其實是廣東話,與台海兩岸及全球華人社會脫,又不注重英文,勢將流失學術優勢。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中央電視台第四台播出「CCTV杯英語演講大賽」。經過多番淘汰,最終進入決賽的大學生,用流利的英語談理想、比知識,以爭奪這全國最高英語水平比賽的大獎。香港和澳門的大學生代表也參加這次比賽,雖然香港整體英語水平比大陸高,但香港參賽者卻沒能在比賽中佔上風,取得最高分的,一直是大陸大學生的代表。

同一天,在中國最國際化的城市香港,頂尖高等學府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學,校方和學生卻就應否用英語教學展開拉鋸戰。校方當天向全校發出電郵,表示較早時提出用英文授課,並非要改變學校雙語(中英文)教學的政策。教務長蘇基朗更加澄清,各學系可以自由選擇,以後每年檢討再決定應否招收更多非本地學生及改用英語教學。但學生會並不領校方在情人節釋出的「情」,呼籲同學把以母語教學的願望掛在校園內的一棵「願望樹」上。學生會已收集到八百多位師生的簽名反對改用英語教學。履新不久的中大校長劉遵義,決定在二月二十四日和學生見面,解釋校方提議英文授課的理念。

中大學生反對英語授課,事情源起要從一月底說起。當時校方發出通告,表示從下一學年開始增收非本地生,同時要提供足夠的英語授課科目,讓非本地生有足夠科目完成學分。此舉引來不少師生強烈反彈,主要理由包括﹕雙語教學是中文大學傳統、中文大學是香港殖民地時期堅持用中文教學,並收取香港中文中學畢業生的主要大學。

但諷刺的是,當前中文大學教學語言之爭中,有一個盲點,沒有正視中文大學內的「中文」,其實只是「廣東話」而已。大部分師生所說的中文,並不是台海兩岸及全球華人通行的普通話(中國國語、華語),而只是廣東方言。

中大學生寫上「哭中大」的標語抗議英語教學,並回憶當年創校的國學大師錢穆堅持用中文的風骨,但巨大的諷刺是﹕如果錢穆還在生,今日中文大學很多師生都難以和他交談,因為他們都不會說普通話。當然,這是香港特殊的歷史背景所使然。中國幅員廣闊,南腔北調,但在中國大陸,所有學校的教學語言只有一種官方語言——普通話。上海人會說上海話,廣東人會說廣東話,四川人會說四川話……但回到學校,師生溝通說的都是普通話,因而全國受過教育的人交流才可以暢通。香港則不然,在經過一百年的殖民統治後,從排斥中文,到回歸後推動中文(廣東話),到近年越來越重視兩文三語(中、英文字﹔廣東話、普通話及英語),但在學校裡的「母語」,卻只是廣東話。

這裡涉及兩個問題,一是學生的普通話能力,二是師資問題。先看學生的普通話能力。反對校方實行英語教學的中文大學學生會社會幹事胡浩堂坦承,從沒想過香港的母語究竟是廣東話,還是普通話﹖也沒有想到所謂母語教學,是否應該用全中國通用的普通話教學﹖「但我同意現在是時候去思考這個問題」。

曾是中文教學曙光

中文大學本身,就是香港中文教學的活生生例子。八十年代以前的香港,官方語言只有英語。以英語教學的名校及被視為精英學府的香港大學,基本上只為培養本地高等華人及為當時的港英政府培養高級公務員。中文大學六十年代成立,七十年代積極推動中文作為法定語言運動,並以接收中文中學學生及用中文授課為傳統,令香港的中文教學露出曙光。早年的中文大學聚集了不少兩岸的文化大師及學者,他們均以國語授課,學生也樂在其中。

今天的中文大學,同樣吸引了許多來自兩岸的優秀學者。不過,正因為他們不會講香港人口中的母語廣東話,如今在課堂裡用英文授課的反而多是這批從國外深造回來的大陸或台灣學者。來自大陸的學生,也因為廣東話不靈光,時常要以英文與老師及同學們溝通。而用廣東話教學的,則多是香港本地教授。胡浩堂直言,從小在香港學校裡講的中文,其實就是廣東話。到了大學,如果一下子要用普通話上課,無疑等於用另一種外語上課。身為經濟系學生的胡浩堂,當然深明普通話的重要性,「香港和大陸交往的增加,以及中國國力的增強,香港人只會越來越多用普通話」。只是,作為此次發起反英文授課活動骨幹分子,胡浩堂對香港母語教學是否等同普通話教學有所保留。他說﹕「在香港,如果母語教學等同普通話教學,這會否形成一種文化或語言霸權﹖廣東話創造了周星馳式的獨特文化,這是我們的驕傲。如果不從政治或經濟的角度出發,我不認為用廣東話授課有什麼問題。」

擔憂失去本土文化

胡浩堂不否認普通話教學的長處,從政治和經濟利益來說,他更認同應考慮把普通話當成香港教學語言。但他卻擔憂普通話以「強權語言」之勢進入香港後,可能取代廣東話,如此是否會影響香港本土文化﹖不過,廣州和上海的大學生會反駁說,廣州人和上海人在學校裡都用普通話,但在家裡卻說自己的方言,而中國戲劇的兩塊瑰寶——廣東粵劇和上海越劇也沒因此失色。

事實上,香港根本沒有足夠能以普通話授課的教師。港府數年前曾企圖定出一批中學為普通話授課試點,結果發現根本行不通,只得放棄。有負責教育的港府官員表示,現在香港的許多中學老師自己普通話都過不了關,所謂通過普通話考試只是符合教授普通話或中文語文的水平,其他科目的老師,根本很難要求他們用普通話上課。「如果我們現在就提出要以普通話教學,香港許多老師大概只有失業一途了,這可不是政府想看到的。當然,長遠來說可以改善,但總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當中學教不出一批習慣以普通話上課的學生,又怎能奢望他們進大學後可以接受以普通話學習﹖本身是中學校長的教育統籌委員會委員戴希立指出,中國的強大讓普通話地位日漸提升。其實不少學生及家長都明白學習普通話的重要,但奈何香港缺乏足夠師資。

對此,有北京官員直指,特區政府須有政策配套。他說﹕「既然政府允許從外國聘請英語老師,也可以從大陸請一些高素質的普通話老師,特別是培養師資的香港教育學院更應引入大陸人才。人們不應把普通話教學政治化,也不要把她看成是大陸文化『吃掉』香港。香港的特點一直是靈活,把握機會。在教育上,香港對英文教育一直很重視,現在應該正視推廣普通話教育,這沒有別的原因,只為香港能有更多能受惠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人才。」

學好普通話的重要

曾被前總理朱鎔基「欽點」到北京出任中國證監會副主席的史美倫,曾語重心長地多次強調,香港人學好普通話對其未來發展非常重要。香港是國際大都會,英文的重要性大家都無異議。但作為中國一個重要城市,應推行怎樣的母語教學,是用香港的地方方言廣東話,還是中國的官方語言普通話﹖這個問題卻多年來似乎沒有足夠的討論。

香港一個大地產集團的一位高級行政人員,最近到大陸考察了不少學校,赫然驚覺大陸雖方言眾多,但學校裡都只用普通話授課。想到香港大、中、小學所用之母語均為方言廣東話,覺得香港的學子簡直是「吃虧」。於是連忙詢問主管港澳事務的北京官員,基本法規定香港官方語言是中文及英文,其中的中文是否有廣東話和普通話之分,當有關官員表示中文在香港不是單指廣東話後,深感心頭大石放下,表示回港後要大力促進社會及政府重視普及普通話教學,不為別的,只為香港的新一代能有大陸學生一樣的中文語言水平。■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