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六, 2月 19, 2005

中大教學語言與國際化之辯

亞洲週刊2005年2月17日十九卷九期

胡恩威

中文大學不應變成廣東話大學,國際化不僅以追求國際水平為目標,還應培養認識中國、明白世界的人文通才。中大的人文精神傳統及對中國文化的承擔,是培養人才的土壤。

胡恩威﹕在香港和倫敦修讀建築,香港牛棚書院創辦人,《E+E》雜誌編輯,香港實驗劇團「進念二十面體」成員,從事舞台導演、多媒體藝術、空間設計和文化建築評論。


香港政府說來說去的母語教育政策,其實只是廣東話教學政策。最近中文大學的國際化爭議使人感到丈八金剛,不通英語可以嗎﹖現在中文大學的中文水平很高嗎﹖中文大學是否只是一所廣東話大學,而非中文大學﹖不少中大師生都不太會說普通話可以嗎﹖目前以廣東話為主要教學語言的現實,是否使中大難以和全球華人社會充分交流﹖

這些年關於香港的大學政策,由撥款到所謂邁向國際化、世界級,都是從權力鬥爭的角度出發,而非由學術知識研究實驗出發。問題核心是﹕負責大學撥款和政策制訂的大學撥款委員會典型非全職諮詢,主導的都是不懂大學的公務員,沒有資格管理訂定大學政策,所以香港的大學只著重所謂行政效率、官僚程序,完全沒有把發展知識作為核心。這種外行領導內行的反智體制,才是知識分子和學術界應一起批判及爭取改革的地方。

更重要一點是應積極爭取大學多元發展,把力量下放民間,讓各種形式的大學可以發展。現在完全由政府主導的大學政策是一種腐化的大學政策,大學生水平下降最大的原因是來自政府重量不重質的撥款制度,而著重受歡迎程度的學科政策,更令香港各大學的多元性大大減低。

香港的競爭力建基於人力資源的素質及知識匯聚的能力,但過去二十年,港府雖然投下了大量金錢於大學之上,但大學生的水平和各大學的學術氣氛只有大幅下降,原因在於港府並沒有一套具視野和識見的學術藍圖。英國殖民宗主國根本沒有把英國學術最精英的部分傳授給香港,例如學科發展本身應和整體香港發展策略息息相關,培養多語言的人才,包括英語以外的日、法、西班牙、阿拉伯等語言人才。

而其他的冷門學科也十分重要。香港有足夠的財富培養和建立冷門學科的發展,而在知識世界裡面,根本上沒有冷門、熱門之分,各門學科都各有功能,如地質學、考古學、天文學。可惜的是不正常的而短視的香港政府只會把商科、醫科當成最重要,其他學科都像罪犯一樣,要趕盡殺絕,所以香港大學其實只是一家醫科大學,而不是什麼精英大學,大學的資源都只放在醫科上,人文科學比二等公民還不如。

我們寄望中文大學能真正成為一所精英人文大學,中大的創建也是建基於人文精神,人文精神無國界,中大的國際化從創校以來已經是其指導方向,透過國際化,中大的精神和地位才能建立。但我們知道目前中大和其他各所大學一樣,都面對學術娛樂化的困局,沒有什麼學術氣氛,學生的聰明都只用在享樂之上。

香港學生人文水平之低是比鐵還要鐵的事實,學生的語文和思考水平完全是周星馳年代的產物。但更可怕的是整個大學都越來越一元化,大學不多元就不是大學。看見那張「哭中大」的大字報,總覺得到了今時今日,義和團的基因仍然活在我們中間,更和阿Q、韋小寶、周星馳的基因混種了,成為一種超級犬儒主義,這是後殖民地時期的「正常現象」,因為殖民地主義下的「買辦」文化政策總會衍生出一種無力感和自卑感,這也是犬儒主義的根本。

中文大學的國際化不應以「語言」為出發點,也不僅以追求「國際」水平為目標,中大裡面各院校本身有著不同的特性和傳統,其國際策略應以各院校的情況而訂定﹔更重要是中大應有為香港特區政府培養人文精英的視野的責任,培養認識中國、明白世界的人文通才。在學科規劃方面應以全中國的學術發展為參考點,多元和精英是重點,而不是單單以量計算的職業訓練。

觀乎香港本身的制度優勢和財政力量,是完全有條件發展一所世界級大學,但問題的核心是香港精英階層從來都沒有意願推動,其子女大多都在海外精英大學讀書。香港的大學從來都只是職業訓練所,而不是真正研究知識和培養領袖的地方。在實行「一國兩制」以後,這種觀念必須改變。回歸後,香港的確出現了領袖人才「短缺」的情況。殖民時期培養出來的精英有著太多局限,故此香港未來必須設定一個培養精英人才的地方。

中大的人文精神傳統及對中國文化的承擔,本身就是很好的土壤,所以討論國際化時不應只著重是否以「英語」教學,而是從中大要在十年後、二十年後為香港和中國大陸培養怎樣的人才開始出發,討論才具體,目前以「道德」角度討論中大國際化是有點不著邊際。中大應成為改革香港大學政策的推動力,而不是成為一個自保的利益集團。

■wooyanwai@yahoo.com.hk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