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六, 2月 19, 2005

英文何價

副刊專欄P20
信報財經新聞
陳耀南2005-02-19
晨光清景

  這題目是抄襲的。大約三十年前吧,四位港大高材生,聯寫了以此為題的一本小冊子,擺事實講道理,痛論殖民地教育重英輕中(應該說是貴英賤中)。當年港大學生英文能力甚高,這幾位精英後來難免也繼續用英文來建功立業,不過,小冊子今時重讀,還是精警懇切,擲地有聲!

  同樣有金石之聲的,是日昨好友盧君寄示,報載的「一群中大學生和校友」寫給中大師生的公開信。

  「中文大學,一所曾經在殖民地……,竟然自動地、不加任何批判地,集體放棄自己引以為傲的傳統!為的不是什教育理想,為的只是在『國際化』包裝下的經濟利益,徹底向教育商品化投降!」

  是的。「在由英美強勢主導的政治格局中,(英文)凌厲地支配、入侵以致摧毀其他大大小小的非英語文化」,特別在一百五十年殖民地歷史的香港,「英文實在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溝通傳意的工具而已」,「背後所代表的階級權力和社會地位,深深的刻在每個香港人的深層意識之中」。

  是的。當年中大四位首腦開會,提出「中文大學」名稱的錢賓四先生,為什因為其他三人常用他所不懂的語言,最後拂袖而去?

  當年港大中文系主任教授(當然不是曾教尤德與奕信—老師給的名字是「魏德巍」—的馬順之先生,也不是追隨李約瑟搞科技史的物理學者何丙郁,更不是以啟德機場命名淵源為論文的趙令揚),為什參加系際會議,要同部屬翻譯?

  當年筆者初入英華,為什最可能是只因同科教師中唯一稍懂英語,不久便被全不懂中文的英人校長委為科主任、副校長?

  唉,英文!

  香港回歸七年,中文依然是婢妾。北京無暇。或者也好,留香港做個西風窗口。香港主政者如果有愛中國文化的熱誠,有遠見與擔當,回歸便應由官津學校做起,全改中文(但同時加強英文本科教學,提升翻譯水準),不過,對曾經留英居美而僅學皮毛的紈商人,對英文出身的政務官而得富貴的官吏,這都是與虎謀皮了!

  當然,最根本還是中國本身的文化復興。天漢盛唐,四方誰人不學中文?「發達立品」,中共,生性努力吧。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