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五, 2月 18, 2005

不想沉默的中大教師

論壇A29
明報
2005-02-18

要國際化除了英語還要開誠和尊重 【編按:本文作者在中文大學任職副教授,文章以 筆名發表。】
中文大學為了招收非本地學生的教學語言安排,在農曆年前引起了討論。學生寫了一篇名為「哭中大」的反對文章,學校也通過不同渠道作出反應。學生問及教師為何沒有聲音,而學校的立場是否就代表所有教師的意見呢?讓我作為大學教員的一分子,說說我的感想。

中文大學有一個特色,就是在瀰漫殖民地思想的香港,唯一堅持中文教學的大學,而同時她在國際上的地位,比其他自稱以英語授課的大學有過之而無不及。校友在國際或香港的成就,印證了中文大學畢業生的英語水平,也顯示出英語授課等於高水平的看法是多麼膚淺和無知的。

無論怎樣 也稱不上諮詢

當然,過去的成就不可作為守舊或因循的藉口。中大學生的背景和大學的前景,40年來有了很大的轉變。從前學生的母語是單一的廣州話,現在遑論外來學生,本地學生中也有不少新移民,他們的母語是中國的其他方言。從前中文大學主要在殖民地別樹一幟,現在則要成為全中國出眾的大學。在新的時代,大學的中文特色和國際視野,也應有新一層的意義。可是,這是十分嚴肅的議題,牽涉到中文大學的定位,並非單單英語授課的問題。這樣的議題,通常不會有很簡單的結論;學生、教師和行政人員也一定有不同的看法,需要一定時日的溝通。作為知識分子,我實在不願意未經詳細考慮與討論,就站出來表態贊成或反對。但是,公開的沉默並不代表我對政策的絕對支持。可是,大學近來的公開回應,不斷製造教師已被充分諮詢並大多支持政策的形象,又使我感到繼續沉默有違良心。無論怎樣,我是絕對支持中文大學向國際邁向的選擇,學校也不必困在中文教學的牢籠裏,但卻不應把優秀學術水平等同英語校園。

中文大學新的教學語言政策,最沒有道理的是硬把取錄非本地學生與英語教學掛起來,尤其大部分的外來學生其實是中國學生。按照這個政策,一個原本打算來這裏學中文的國際學生,只會發現中文系是不招收國際學生的,或者發現中文系是大量使用英語授課的。除了中文系,大學裏所有本土研究的學科,都面對同樣荒謬情。另外,像音樂、藝術、運動科學、自然科學這些本來可以較靈活使用教學語言的學科,教學空間卻因新政策而變得狹窄了。這樣的政策反映出主事人員的粗疏,沒有關顧各學科的獨特情形,只求一個英語外殼。也許大學在訂立政策時,根本忘記了本身的中國文化立場和忽視了大批本地學生的學習需要。

新教學語言政策的目的,是為了保障非本地學生,不受語言限制地修讀學位。可是,這個保障卻奇怪地依賴於英語授課。如果某個學系所有的非本地學生都來自中國,為什麼不能以普通話來授課呢?而實際上大部分學系的非本地學生都是說普通話的。新政策的副產品,是為本地學生提供更多元的文化環境。學生若要使用非母語來聽或講,自然能更深入地掌握另一個文化的內涵。目前英語文化在世界上舉足輕重,所以,我同意大學應努力創造英語環境。但是,這個聽和講的環境,是否在課堂裏最有效發揮呢?以我的經驗,好像在球場、餐廳及課外閱讀中獲益更大。事實上,要達到能提供理想的英語文化環境,校園內必須有足夠以英文為母語的學生。以香港當前的情,我們只有來自中國不同地區的文化交流,英語明顯不是這種交流的媒介。由此,新政策本應鼓勵學系考慮多採用其他語言授課,而不必局限於英語,才能真正帶動校園的多語言環境。現在莫名其妙的獨尊英語,是否只反映大學領導的文化品味,而非中文大學的國際化路向?

其實大學的教師有多了解整個新教學語言政策的目的呢?我們又是否感到有被諮詢和有真正選擇呢?去年10月份下來的文件,只是要各學系決定取錄非本地學生而已,英語教學是附帶條件。學系從長遠發展來看,不能輕言拒絕外地學生。那時校園內道聽塗說,也有質疑這英語教學的理據,但幾個月來不見得大學有體制內的討論。到1月份的文件,也只是要求各學系提交明年各科目的授課語言,也沒有討論政策的空間。有些學系,根本未經討論就把所有科目填上了英語。這樣的過程,無論怎樣也稱不上諮詢。今天大學還得多謝那些不乖乖照章執行的學系,才能自圓其說沒有大幅度改變為英語教學。大學對外界把這過程說成幾個月的諮詢,與真相有極大的出入。

玩弄數字 欲蓋彌彰

大學裏的同事,很多都曾留學海外,深受文化交流與衝擊的好處,大部分能操流利的英語。因此都對國際化和使用英語抱開放的態度,也明白中文大學要審度形勢,不斷更新與重定方向。校友投入社會多年,也知道大學要適應社會的需要。在校園裏,學生也願意為少數不懂廣東話的學生,使用共同了解的英語為溝通媒介。大學若認真的探討教學語言的問題,就算要更改章程,放棄中文為主要教學語言也有可能。現在所推行的政策,一方面欠缺理據,另一方面又無視它對教學環境所產生的實質改變。遇到反對的時候,又取巧說已有足夠諮詢,玩弄數字來說仍然堅持雙語政策。欲蓋彌彰,無怪乎大學這新政策,被懷疑為了偷換中英文地位的手段。在這樣的氣氛下,我更加不願意站出來,冒犯領導的意願。以我的觀察,教師對國際化差不多是一致的贊成,對英語教學則有贊成,有疑慮,也有反對,目前教師如此安靜,也是校方推動政策時的家長化手段所致。

要做國際化的大學,除了英語,還要開誠和尊重!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