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三, 2月 16, 2005

香港人學習及教學語言的困擾

文匯論壇A19
文匯報
劉佩瓊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香港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2005-02-16
政經平準

 很多香港學生英文不佳,可中文也不是不學自通的,結果,很多人畢業後要到內地工作,才發現自己對中國的制度一竅不通,不識讀寫簡體字,不諳普通話,更遑論中國文化,成為發展事業的嚴重障礙。

 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香港政府建立現存的教育及管治制度以來,香港的學生便以教學語言分類分等。英文書院的學生才有機會入讀港大,有了中大才為中文中學的學生提供上大學的機會。英文書院的畢業生才能報考政府職位,政府一切行文均用英文。因此,香港回歸前後,香港的高官要以粵語面對傳媒,其表達能力佶屈敖牙,常常使人為他們捏一把汗。

排斥中文的負面影響

 本來,在香港要學好英語才能找到較好的工作是事實。然而,最大的問題是在學習英語的過程中,家長及老師、以致政府都刻意地排斥中文,也排斥中國有關的知識、文化及接觸。在這種環境的影響下,香港人便出現了一批中文盲及中國盲。更使人震驚的是,追隨這種潮流的包括為數不少的師友及中國研究學者專家,他們把孩子送去國際學校,中文甚至不是第二語言,在家裏要以英語與父母溝通。近年來,他們看到中國在國際間的崛起,才把已屆成年的孩子送去北京重學中文、普通話。香港的回歸對民間及公務員間引起的政治文化衝擊也是這種背景帶來的後果。香港的官員到內地開會,仍有人堅持用英語,當然不易達致共識。「春江水暖鴨先知」,我的朋友中也有人堅持把孩子送去中英文並重的學校,並且在各種課外學習活動外加入普通話、中國文史及書法等。現在孩子到了外國讀書,能夠為同學寫揮春,並打算暑期回港專攻中國文史知識。我相信他已經領會到中國語文的文化內涵。

語文不僅是一種工具

 我們要反省的是:語文是什麼?香港人一向功利地把語文看作一種工具。現在政府推出的教學語言諮詢文件仍然留在這個層面上。然而,真正下過功夫修讀中國語文的人都知道,中國文史反映了一個悠久的文化,包括哲學、文學、藝術、政治等。同樣,學習英語也有其文化內涵。

 世界各國的交往溝通愈來愈頻繁,經濟走向一體化,中英文在自詡為亞洲國際大都會的香港已經不能缺一。但是如何培養及提高學生的中英文水平呢?首先,我們要尊重語文學習。關鍵在於不要強調其工具功能,而是在語文教學中加強其文化內涵,讓學生欣賞語文所能傳遞的思維及文化層面,只有愛上一種語文、欣賞它的優美及力量,才會培養出學習的興趣,才願意下功夫去磨鍊。

「轉車」機制是過時思維

 政府諮詢文件提出中英文教學的「轉車」機制,保留了上一個世紀以中英文作為鑒別人才工具的過時思維,是非理性的、糟糕的制度。如果有了中英文科的考試評審,又何需標誌其他知識的學習語文呢?

 在大學裏,大多數學科都不可不用英語作為學習語文,但是也不能一概而論。例如中文系以外國人擔任系主任就有點滑稽;教授有關中國的科目也只准用英語也是荒誕絕倫。有大學為了國際化而強制全用英語授課,使我們不禁問:這樣真的能使香港的大學地位提高了嗎?真的能吸引國際學生嗎?如果他們來了香港,反而沾不到一點中國感,又為什麼要來?當年,香港的大學裏有一批文史哲大儒,今日如果他們申請教席,其學歷便過不了關!這種種都反映決策者把教學語言作為工具、無限上綱的結果。

(本欄每周三刊出)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