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三, 2月 02, 2005

英文大學

唔睇英文書,都唔覺自己英文咁差。香港人對英文,還停留在「多一份信心,多一份認同」的水平,只要老細「認同」就收貨,小格局就是開不出大景觀。有點像以下的小故事:Superposition and advertising: “In the Palais-Royal, not long ago, between the columns on the upper story, I happened to see a life-sized oil painting representing, in very lively colors, a French general in full-dress uniform. I take out my spectacles to examine more closely the historical subject of the picture, and my general is sitting in an armchair holding out a bare foot: the podiatrist, kneeling before him, excises the corns.”

J. F. Reichardt, Vertraute Briefe aus Paris (Hamburg, 1805), vol.1, p. 178.我們是著眼於general,還是corns?揭開幾乎每頁都有二十至三十個生字,而一句往往長達七至八行的書時,立即為之目眩。然後查字典,螢光幕彈出一堆晦澀難明的字,說服自己「唔識都好正常啫,鬼佬都唔識啦」,心下稍安,反正無人會奢求我讀得明泰戈爾,who cares?唔比人炒咪算你好彩。也是事有湊巧,聽聞新官上任(都唔算新咯)的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博士致力推行國際化,強制於下學年(05/06年度)以英語教授所有必修科和部份選修科。

唔,其實中大學生會已經講哂我想講既野。並 不是說英文好不重要,但是不是用英文授課就代表英文會好呢?我們又回到了當初母語教學的爭論。以英語授課作為邁向國際化的手段,乍聽起來,令人感覺這個倡 導者,跟「職業英語培訓資助計劃」的口號作者,都擁有同一類的大腦,同樣的思維模式--英語在香港存在的意義是僅僅作為謀生的工具(香港大部份人當然是這 樣想),赤裸裸的工具理性。脫離了在辦公室的十數個小時,英語就可以跟我們的生活脫鈎,尤其在電影有粵語配音版兼字幕的年代。至於甚麼是國際化,可能劉博 士不是很瞭解,詳情請找龍應台。當然,大學校園跟沙田新城市廣場不過兩站之隔,要避免商人的垂涎不免是天方夜譚。

那種了四十年所謂文化傳 承的根早已被商業主導模式挖得一乾二淨,新聞中關於中大的學系報道,除殺系事件中那幾個系外,應該要算商學院。由此亦可知所謂的人文關懷去了那裡。當初堅 持立校的根本理念價值被淘空而真正本質逐漸破繭而出的時候,會發現一個絕妙的自我諷刺:一間用英語授課的大學,它的名字叫中文大學。今日的大學不是向學術 界負責,也不是向特首辦負責,而是向不斷批評大學生語文水平低的商界負責,因為大學財政實有賴社會各界杰出校友慷慨捐輸,這也是人所共知事實。作為國子監 祭酒在以社會清流自詡的學術機構被強姦的時候不但不帶頭反抗,反而幫忙將受害人縛起,也是在這個社會才會看到的有趣景像。劉校長的決定,跟其前任以及其前任如今的同事和上司一樣,給我們上了一課,名叫「卡夫卡式的荒謬」。遠遊中的我,沒有甚麼感受,不如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