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一, 1月 31, 2005

當英語成為科舉

專版09
文匯報(上海)

韓立平2005-01-31

高校組

當英語成為科舉

■文/韓立平

一方面,現實的社會發展沒有給我們提供相應的語言環境:一方面,學校又不得不將英語教育進行到底。這樣的結果必然是,以死記硬背代替實際操練,以無休止的考試代替具體應用。古時的科舉,考的是做官資格證;現在的科舉,考的是就業資格證。

2005年9月2日,一個所有中國人都應該紀念的日子。一百年前的這一天,經張之洞和袁世凱奏請、光緒帝詔准,綿延了1300年的科舉制退出了歷史舞台。一百年的風雨飄搖與塵埃落定之後,當我們的思緒纏繞於世紀的兩端,當我們重新審視當下的中國,一個不禁令人震愕的事實橫亙在國人面前:科舉制又從歷史的墳墓里復活了!只是,科舉考試的內容不是儒學,而是西學;不是八股文,而是英語,四級、六級、八級、中高級口譯、托福、雅思……

古時科舉,學子若考中進士做了官,那麼先前埋首苦讀的經書即可束之高閣。但現今的學子們卻更為痛苦。孩童一進小學就要學習英語,“目光遠大”的家長更會把英語作為一種學前教育。從小學到高中,英語是主課中的主課,其重要性已超過語文和數學。中考要考英語;高考要考英語;進入大學,大一考四級,大二考六級,大三考中級口譯,大四考托福;研究生入學考試,英語依舊是重頭戲,無論專業知識和才華再好,英語分數不過線,照樣不錄取;博士入學考試了,英語還是那樣巋然不動。牛!咱沒辦法。別急,還沒完呢。踏上工作崗位,在專業領域勤奮工作取得一定成績之後,隨之而來的職稱考試,英語就像是故友重逢,赫然出現在面前。於是,來吧,再捧起多年甚至數十年不碰的英語書啃吧。這就是我們現今的科舉,原來它是比八股文更難對付的!

那麼請問:一個一路上摸爬滾打、身經百考的大學畢業生,遇見問路的外國友人,究竟會說上幾句英語?一個攻讀數學研究生的考生僅因為英語考試沒過線,就從此與科學研究之路失之交臂,是否太殘忍了點?一個致力於中國古代文獻研究的人才,花費22年(從小學到博士)寶貴時光去學一門此生不會經常使用的語言,是否太得不償失了?舉國上下都花費人生中大量時間和精力拼命學英語,這是否是一種瘋狂?

瘋狂源於一種深層的民族心理,一種急功近利的自卑心理。其實,早在一個世紀之前,在廢除科舉制的那個時代,這種民族心理就已產生。閉關鎖國造成中國落後於西方列強,一大批有志之士紛紛倡導向西方學習,廢儒學,興西學。其中最為基礎的就是學習英語。改革開放使國人再一次強烈意識到我國與發達國家之間的差距,這種心理又一次萌生。渴望學習,渴望交流,渴望吸收,英語教學的背後承載著太多國人的渴望。

沒有人會否認學習英語的重要性,問題是怎麼學?學到什麼程度?

中國的現實情景是,即使在上海、廣州等發達城市,日常使用英語的機會依然很少。中國社會的發展遠遠沒有達到必須將英語作為日常用語的程度,廣大中西部農村更不必說了。於是,矛盾就出現了,一方面,現實的社會發展沒有給我們提供相應的語言環境:一方面,學校又不得不將英語教育進行到底。這樣的結果必然是,以死記硬背代替實際操練,以無休止的考試代替具體應用。而考試又正在向畸形發展,與英語完全無關的工作和研究,也要求進行英語考試。古時的科舉,考的是做官資格證;現在的科舉,考的是就業資格證。

要求改革英語教學和考試的呼聲已愈來愈強烈,政府和教育部門應該拿出相應的舉措了。據悉,有位全國政協委員、工程院院士已在兩會上對英語教育的現狀提出置疑,其中包括英語教育應否全民化、英語教育的地位是否過高、英語教育是否投入合理等問題。這是一個可喜的現象,應該引起更多的社會關注。希望社會各界人士,都能對英語教學和考試進行反思,集思廣益,為中國的教育貢獻一份綿薄之力,使英語卸去科舉的枷鎖,還其以本真的面目。


(本文獲高校組一等獎,作者為華東師範大學學生)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