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y CU 有關中大國際化討論

星期二, 1月 25, 2005

大學通識教育首重立人

副刊-教育P14
信報財經新聞
李婉薇2005-01-25

  未來的高中課程很可能加入通識科,大學校園內的通識教育則行之已久,他們的理念和形式,能否為新高中學制帶來啟發?

  中文大學推行通識教育,在大學成立之前已經開始。崇基學院通識教育主任陳偉光教授指出,以非形式教育培養學生內心素質的成長,是從創校開始便實行的理想:「崇基學院在一九五一年創校,一開始已經有強烈的全人教育概念。很多人都知道崇基有基督教的傳統,當時創校的是一群西方宣教士。他們來到這個小城市,希望透過教育改善這裏人民生活的素質,自然帶宗教和道德使命展開教育工程,基督教的宗教經驗裏被認定的一些價值,也成為目標,它們部分已成為普世價值,例如真善美、信望愛。」

  據陳偉光所說,通識教育大致就是:透過設定不同形式的活動,讓學生參與,藉此高舉值得信仰的價值,使學生的心靈成長,提升內心素質。

  「以非常簡單的語言來說,大學的使命有二:一是專科的鑽研,二是『學做人』。大學生一方面深化學科專業能力,亦在內心的操練方面進入另一領域,成為新造的人。」陳偉光認為二者的關係非常密切,而通識教育發揮的功能便在後者。  在創校初期,直接相關的學科不多,陳偉光憶述有「人生哲學」一課。他說當時學院好像一個小社區,人際關係緊密,「論人生、談理想」的氣氛很熱烈,而且不一定在課堂上,更多在同學們吃飯、閒暇的時候。

  八十年代,學院提供的課程多了,主要有中國文化和跨學科的課程。今天這些部分已交大學負責,學院主要以二三十項非形式教學實踐通識教育理想,僅有兩個一年級和畢業班的必修課程。前者是「大學修學指導」,後者是「專題討論」,由來自不同學系的四人小組,選擇社會、時代的重大議題,作深入研究。

  陳偉光所說的非形式教育,有兩個重要例子,一是創校至今都有的周五周會,沒有學分,但所有學生都要參加,每年都有特定主題,今年為「求真路上」,期望透過演講嘉賓的人生分享,帶領學生思考種種人生議題,重新認識生活、自己和未來。

教師鬆綁刻不容緩

  「人的內心價值,是工作和人生中作出決定的標準,切實地影響生活態度、待人處事的態度,我們認為應該讓同學有思考、討論、受衝擊的機會。」陳偉光說。

  另一項目為長約六星期的「學習服務計劃」,由同學親力親為服務社會的弱勢社群,和社區組織一起為他們設計、推行活動和計劃,之後要將所見所思落實為專業講座,並在週會上報告。去年這計劃更衝出香港,到廣東廣西交界一僻遠山區封閉的杏花鎮,體驗當地學童每天步行三小時上學的生活。

  崇基學院的通識教育,以人格培養、心靈成長為教學目的。陳偉光坦言,他們高舉的一些價值,部分已被社會、傳媒扭曲,教育界多少要與之抗衡。在這情況下,引導者便變得十分重要,但在大學層面實行通識教育,最大挑戰在於找到有同樣使命感的老師:「行政、研究的壓力已經很大,很多通識教育的項目卻是義務參與的,我們需要理念相近的老師,而且數目不少。我相信中學的同工亦有同樣的熱誠,但問題是,他們需要足夠的空間、時間去承擔這個使命,去投身這個生命工程。」他說,就他所認識的熱心同工,不少打算辭職,一些情緒一向穩定的卻曾有自殺念頭。

  推行新學制,為教師鬆綁有其迫切性,評核問題也是陳偉光所關心的,他和上期恒生商學書院的師生一樣,質疑通識教育的可評核性。陳偉光翻諮詢文件,舉例說:「通識教育可以考,但如果按照我們相信的內容,我不知道有沒有人有足夠的智慧去設計考試。好像通識教育有一個選修單元是『人生的逆境』,如果由我來教,我會指出兩點:一、當一個人失敗時,他認識自己的不足和限制,是生命中的大發現;二、他感到失敗是怎一回事,這種經驗本身亦是成就,他明白其他失敗者的感受,能從別人的角度看事物。如果是這樣,考試卻製造這一科的失敗者,是否變得很弔詭?」

  陳偉光解釋,這涉及對通識教育本質的理解:「通識教育關乎個人的價值觀、內心素質的培養,只能孕育(nurture),而不能取得(acquire)。」他還認真地說,教改的成敗,端視乎推行的領袖們是否能夠展現通識精神:從別人的角度、從多角度看事物。

需要更多輔導老師

  中大教育學院為應付未來可能的需要,已為通識教學設計培訓師資的課程。在教育的啣接上,陳偉光說:「中學大學角色不同,現在教統局的想法是把大學教育的一些元素帶到中學,盡早開始。這當然是好事,但首先要搞清楚通識教學的目的。大學會作相應調節,若同學在中學階段已認真做過專題研究、已深入思考過社會議題,我們可能要深化一些,力度要放在新起點。」

  被問及什老師適合任教通識科,陳偉光這樣回答:「在高中的教學改革,加了新的一科,叫通識教育,期望培育出一些什品質?如果只是通才,應該不會很難,因為已有不同的專科教師。如果是個人成長素質,需要的同工是另一種人,除了不同學科的老師,擔任輔導的老師、特別關心學生成長的同工可能需要多一些,他們懂得照顧同學的內心世界,具備細膩的觀察力。」陳偉光認為這樣的老師並不少,重要的是讓他們有更多進修、備課、接觸學生的空間。

文 李婉薇

0 Comments:

發佈留言

<< Home


 
   加入「CUHK」    
 MSN 社群
Site Meter